川普的贸易政策可能不行 中国轮胎就是证明

唐纳德·川普的经济政策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是要对贸易采取更强硬措施,特别是在进口中国产品上——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希望用45%的高关税实施打击。各类流派的经济学者都对此政策嗤之以鼻,认为它是点燃贸易战争的火苗,对美国和世界经济将会产生毁灭性影响。但这种惩罚性措施不受肯定的另一个理由是:它们的效果都不太好。过去35年中,美国对外国产的电子产品、袜子、钢材、汽车、太阳电池板等许多产品施以关税,并限制进口配额。有时这种关税政策会舒缓国内某一特定产业的压力,但更多时候,它们很少对刺激国内生产和就业产生长期影响,因为关税来得太迟、容易被巧妙规避,或者会随着进口源转向其他国家而变得起不到什么实际作用。但那也没能让美国停止尝试。这些年来,奥巴马政府针对中国提起了无数不公平的贸易诉讼,并且也赢了一些。考虑到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反贸易语境以及公众全球化幻想的破灭,分析意见认为更多的贸易保护行动将出现。“我确实认为我们正准备着提出更多关税和更严格的措施;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美经济分析师德里克·西赛斯说。对于美国经济实力的衰落,川普毫不留情地将责任推给中国,尤其责怪中国抢了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机会。2015年,中国超越加拿大成为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当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达到了创纪录的3660亿美元。上周四,川普在其总统提名演讲中说,让中国于2001年进入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的“巨大”错误,因为它提高了这位亚洲巨人的贸易能力。他发誓要停止中国“对知识产权蛮横的窃取”,还要阻止其非法的贸易倾销和汇率操控。但事情绝不会像川普说的那么简单直接。美国的总统不可能单边对进口货物施加45%的关税。根据现行美国法律,他或她只能对从另一国进口的产品施以最多15%的关税,期限在150天内,达特茅斯学院贸易专家道格拉斯·欧文说。另一种方法是通过国会立法来实现更严苛的政策。第三种对特定产品定制关税的方法则是由工会或行业协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不公平定价或补贴的起诉。该机构可以向总统建议特殊保护关税,后者需通过这些救助措施。中国轮胎就是这种保护手段的一个例子。2009年9月,奥巴马响应了一项工会的起诉,同意对从中国进口小汽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征收为期三年25%到35%的关税。乍一看这项措施起了作用。2010中国小汽车的子午线轮胎进口量较前一年降低了28%,跌至8.99亿美元。但美国其他的贸易伙伴们却一拥而上填补了这一空缺。韩国、泰国、印度尼西亚的轮胎进口额翻了一番,不仅抵消了中国造轮胎减少的份额,甚至还有超出。2009年以后美国轮胎的产量如预期一样有所增加。2010年,美国小汽车和轻卡轮胎的国产量增加了近14%,扭转了几年来的下跌趋势,以上数据来自橡胶制造商协会。但轮胎的进口数量增加得更多,2009年到2010年期间增加了约18%。
编辑:bia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