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女教师被开除”续:学院老师纷纷离职

林颖不愿意面对镜头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8月31日,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以下简称博文学院)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学校门口已经拉起了“欢迎新生”的横幅。“这天往往都是开教师大会,今年不知还剩下多少老师。”林颖(化名)说,在博文学院经历“开除生病老师”的风波后,不但学院的老师纷纷离职,就连已经考上博文学院的高中毕业生,也可能会放弃入学。“其实娃娃们没错,是学校的错。

林颖不愿意面对镜头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

8月31日,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以下简称博文学院)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学校门口已经拉起了“欢迎新生”的横幅。

“这天往往都是开教师大会,今年不知还剩下多少老师。”林颖(化名)说,在博文学院经历“开除生病老师”的风波后,不但学院的老师纷纷离职,就连已经考上博文学院的高中毕业生,也可能会放弃入学。“其实娃娃们没错,是学校的错。”

两年前,林颖因患肝血管瘤,被博文学院的一纸《决定》“开除”。和她同一批被“开除”的,还有已经因癌症离世的刘伶利。“‘开除’是带入到档案的,会是一生的污点。”

林颖和博文学院对簿公堂。尽管劳动仲裁要求学院撤回《决定》,一审、二审她均胜诉。但博文学院却始终念着“拖字诀”,直到刘伶利被癌症带走。

2015年2月,网上的一篇《给院长的一封信》,令整个学校都炸开了锅。这封信是普通的教职工林颖,写给她所在的博文学院院长陈玲的。

不久前,她得到了一个令自己不敢想象的消息——她被开除了。

教师的“命脉”

2011年5月,即将名校研究生毕业的林颖,被博文学院看中,她没有多等其他学校的回复,就选择了进入博文学院。

“我毕业就有两个希望,一是希望能够进入高校,另一个就是能够回到家乡,这两点刚好博文都给了我。”林颖说,当时在她看来,所有的高校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都是教书育人。

当年8月底,林颖带着教书的希望来到了博文学院。她回忆说,可能考虑到她属于名校毕业,又是青少年教育专业,所以,已经计划当老师的她,被安排到了人事处工作。

“学校的人事处一般都是服务教学的吧?”

林颖笑了笑,似乎在回忆一件至今仍可笑之极的事情,说道:“但在博文不是。在博文学院,人事处掌握的是教师的经济‘命脉’。”

林颖解释说,学校的教师就像是上班的职工一样,每天都需要坐班、打卡,“人事处的副处长还会经常查岗,如果见不到人,就会记录‘旷工半天’。”

院长的“怒火”

直到一件事情,让林颖直接招致了院长的怒火。

她告诉记者,人事处的额外“功能”,是帮助院长照顾院长的父母,“院长的父母年纪大了,经常住院,人事处就要派人去照顾。”

2012年夏天,院长的父母又住院了,此次人事处处长亲自出马,前往医院照顾老人,“他(人事处处长)每天都是电话遥控指挥工作。”

时值职称评审,林颖手头的工作是整理参加职称评审教师的资料。

职称评审会即将开始,她先问了问远在电话那头的处长,让他向院领导介绍参加评审教师的资料。处长回答说,让副处长参加。再次问到副处长那里,则她被告知,“你一直整理的资料,比较熟悉,还是你去参加吧。”

林颖并没有多想,就抱着一大沓参评人的资料到了会议室。

“会议桌两边都是副院长、处长、主任,对面就是院长陈玲。”林颖说,她就站在桌子的另一端,与陈玲相对,并将参评人的资料一个个摆满了桌面,打算就此介绍。

这一举动却触怒了对面的陈玲,“她劈头盖脸地指着我说,你就一个秘书,也配参加评审会!”

“我说,‘是副处长让我来的。’”

“她说,‘去把你们处长找来!’”

此时处长还在医院照顾老人,副处长则闻声赶了过来。副处长一脸无辜地望着满腔怒火的院长,他没想保护林颖,却推卸了责任。副处长表示,林颖没告诉他这个事情,并不知道。

“我当时心里就一个感受,我怎么和这群人在一起!”此后,她决心离开人事处。

病来如山倒

2012年9月,最终,林颖得偿所愿,离开了人事处,被调岗到了教学岗位,成为了一名教授大学语文、思修的老师。

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林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教学岗位更适合我自己,我愿意和学生交流。”

她告诉记者,尽管几乎每天都会碰到查岗,工作日都需要打卡上班,但只要能够遵守规定,不随便请假,这些规定似乎也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影响。但这段时间她非常开心,没有办公室的“套路”,只要专心教书就好了。

林颖在2014年遭遇了一场始料不及的疾病。2014年9月,开学后林颖担任班主任,10月,她越发感觉自己已经疼了小半年的“胃病”,让她难以继续工作。10月20日,她前往医院检查得知,自己得了多发性肝血管瘤,如果继续发展,很可能会发展为肝硬化或肝癌。

随后,她便请了46天的病假,从2014年10月27日至2014年12月12日。幸运的是,她的身体在治疗之后慢慢好了起来。

“把你开除了”

2014年12月15日,刚刚病愈的林颖,赶紧回到学校补上假条。“由于事情紧急,只来得及跟部门负责人请了假,请更久的假则需要院长陈玲亲自批。”

这一天,人事处回复她,让她再多请三个月的假,多休息休息,“我当时认为学院是为我好,我就回家了。”

16日这一天,林颖都没有去上班。但是,在与妹妹的电话中,她提起了自己休假的消息。“姐,不对呀。我记得相关法律上说,多久不去上班就会被开除的。”林颖此时才猛然想到了这层原因。

17日,她又来到人事处,向人事处长询问“(让我休假)到底什么意思?”

得到的答复是:“你要是出了问题,人事处要负责。”

双方争执之下,并没有讨论出一个结果。

18日,她坚持回到学校,但是基础课部的主任却不再给她派课。“我每天还坚持去,正常打卡上下班,不派课,我就在座位上看书。”

林颖当时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人事处不愿意承担责任造成的,只要她将自己的事情告知院长,她的病已经没事了,她依然能够回到教师的岗位。

但是,这些“幻想”在“开除文件”下,都成了幻影。

2015年1月19日,临近寒假,学院开全体教师大会。她从一位比较熟悉的院领导处打听到,“他们把你开除了。”当天,林颖没有参加大会就回到了家,始终不能接受自己已经被“开除”的事实。

直到2015年2月15日,她被通知去领取“开除文件”,她才知道,自己被开除的原因是“不能胜任本职工作”。

她看到在“开除文件”的右上角,赫然写着院长陈玲的名字。

被“开除”的名单

随后,林颖了解到,被开除的并非只有她一人。在同一天的两个文件中,一共有五人都被“开除”。其中,她和另外两名同事,都被以“2014-2015学年第一学期考核工作中末尾,考核不合格”为由,被“开除”,解除劳动关系。

而刘伶利与另外一人,则在另外一个文件中,以“连续旷工”为由,被“开除”,解除劳动关系。

两份文件同为“开除”,却理由不同。林颖解释说,这应该是她死皮赖脸每天去单位打卡的结果,如果她按照人事处的劝说,“再连续休假三个月”,自己也可能被“连续旷工”。

2014年11月12日,博文学院为全体教职工进行了一次体检,“我还以为是单位福利好了”。但随后,此次体检的原件全部被人事处收回,个人只拿到复印件。

“那次体检之后,几乎所有患有比较严重疾病的教职工,全都被列在了‘被开除’名单之列。”林颖继续说,这些同事不是患有癌症、肿瘤,就是脑梗之类的疾病,总之全都被开除了。

林颖曾找过一同被开除的刘伶利,“刘老师在2014年7月就被确诊了癌症晚期。当时与刘老师联系之后了解到,经过在北京的治疗,刘老师恢复得非常好,只要正常治疗应该能不再复发。”

漫长的等待

2015年3月6日,被开除的博文学院教职工,所有的医保、社保等保险都被暂停了。“这对于我们都是特别大的打击,对刘老师更是如此,她当时治疗更需要这些(医保)。”

然而,林颖等人对学校的申诉,都没有得到回应。

随后,林颖找了律师,想用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我把相关材料递交给劳动仲裁部门。”林颖说,根据榆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依法撤销《关于开除×××等同志的决定》。”

本以为事件就此会出现转机,但一切并没有林颖想象得那么简单。“之后博文学院就把我告上了法庭,上诉称决定程序合法,维持决定。”

一审判决是,驳回博文学院的诉讼请求。博文学院再次上诉,二审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仍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尽管林颖每次都是胜诉,但从一审开始到二审结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博文学院方好像根本不受判决的影响一样,始终就是拖。”林颖说,此时,她们的医保、社保已经停了一年多,都是靠家里的支持才能治病。

今年7月20日左右,一直在老家休养的林颖回到了兰州,在之前她与刘伶利联系时,她们还在商量如何维权,让博文学院快点执行判决。“刘老师当时已经没有办法走路了,二审时见到的,只有刘老师的母亲。”

陈玲:并不知刘老师患癌

记者多方联系博文学院院长陈玲未果。而在此前的回应中,陈玲多次强调,在媒体曝光之前并不知道刘伶利患癌。

陈玲解释称,人事处处长江雪芸或许知晓刘伶利患癌,“但她人比较好强,觉得我压力大,就没对我说过,自己扛着了,开会的时候也没有提过。”

8月20日,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发布文件,称江雪芸在处理刘伶利老师相关事宜中存在工作失误,现决定对江雪芸做出停职检查的处理。

此外,陈玲还表示,学院将设立师生重大疾病救助基金,对学院师生中身患重病、经济困难的个人进行及时救助。

“我家宝宝没了”

8月14日,刘伶利因为癌症并发心脏病,离开了人世。

“我当时还是从兰州当地的某公众号得到的消息,赶紧打电话给刘老师的母亲核实。”林颖说,当她打通刘老师的电话,另一头却是刘老师母亲的声音。

“我家宝宝(刘伶利)没了。”刘老师的母亲对着她放声大哭,“我家宝宝应该不会复发的,如果能坚持治疗肯定能好的。”

林颖说,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心里特别压抑、特别生气,同时还有着恐惧。

随着刘伶俐的死在网络上愈演愈烈,博文学院先后于8月20日、8月22日印发了恢复刘伶利等人劳动关系的决定。

23日下午,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院长陈玲等人也来到刘伶利的家中,向其父母道歉。

在陈玲等人从博文学院出发前,林颖也来到了博文学院,取回恢复劳动关系的文件。

“就这样我和他们一群人在电梯里遇到了,她根本都不认识我是谁。”林颖说,当时她的电话响了,是丈夫打来的,但是她按掉了电话,对着电梯里的人说道:“对,我是林颖。”

听到她的声音,电梯里所有人都望了过来,陈玲更是万分惊讶。

“她发的一个文件,可能连文件里的人都没有见过,但却将我们后半生的路都断了。”林颖说。(张丹)

编辑:bia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