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长江“双肾”要坚持“江湖两利”

  “江湖关系”巨变后的枯水之患,是洞庭湖、鄱阳湖诸多问题的关键痛点之一。多年来,学界和湘赣两省、民间和官方都有在两湖建设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的设想,引发广泛争议。水利、生态、环保等领域专家呼吁,应对江湖关系变化带来的一系列后果,要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统筹考虑全流域经济利益和生态利益,谨慎论证水利建设项目。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中发现,当前围绕两湖建设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的设想,争议包括如下方面:

  其一,两湖建闸对生态影响利弊如何?

  江西省拟建的鄱阳湖水利枢纽为Ⅰ等大(1)型工程,位于鄱阳湖入江水道,为开放式全闸工程。计划总投资约130亿元。江西省鄱建办称,其本质上是一个保护工程,并没有开发任务。但以世界自然基金会为代表的反对者则担忧,阻隔江湖联系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或将对鄱阳湖水质、鱼类多样性、长江江豚栖息地、越冬水鸟栖息地以及江湖连通产生不可逆或不确定的影响。

  2010年,江西省人民政府邀请韩其为、王浩、李文华、刘兴土、曹文宣等院士领衔开展“六大课题”的研究。研究表明,“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对生态环境可能产生一些不利影响,通过采取科学的措施与方法,可以降低或减缓这些不利影响。”“六大课题”研究结论显示:鄱阳湖水利枢纽总体是合理可行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所长、水文水资源专家王浩介绍,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是应对江湖关系演变对鄱阳湖影响的主要措施。鄱阳湖水利枢纽建设“有利有弊”,利弊大小与枢纽管理模式、水位调控原则、工程形式等密切相关。在充分认识鄱阳湖水利枢纽对江湖关系、湿地生态、鱼类洄游,水质水环境等影响的基础上,高度重视今后可能凸显或隐显的生态环境问题,采取科学合理的管理模式和运行调度方式,可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其二,鄱阳湖建闸对下游水资源是否会产生较大影响?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等专家指出,上海的饮用水70%是靠长江,三峡蓄水后的这十几年,上海10月份的流量已经减小了7000立方米每秒。鄱阳湖建闸后势必对上海等下游省份的水资源造成很大影响。

  时任江西省水利厅副厅长、鄱建办主任朱来友透露,2012年7月,国家发改委就项目建议书征求了湖南、湖北、安徽、江苏、上海5省市意见。各省(市)复函,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均表示支持或原则支持,并要求工程由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统一调度、负责运行管理或由其组织制定并发布调度实施细则。

  江西省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胡振鹏透露,江西将遵循“来多少水、放多少水”的原则,丰水期间鄱阳湖闸门全开,解决安徽、上海、江苏等省市的后顾之忧。

  其三,为大湖“解渴”是否一定要建闸?

  世界自然基金会称:“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方案,应该是缓解鄱阳湖及其周边地区整体环境压力和发展压力的方案之一,但绝对不是唯一方案。”但截至目前,更有效的替代方案尚未被提出。

  陈进、周建军、长江设计院副院长仲志余等水资源与水环境保护专家呼吁,对于荆江四口建闸、篇洲裁弯、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等设想,国家应根据“江湖关系”的发展变化新情况,按照“江湖两利”的原则,进一步研究论证。

  首先,两湖治理、开发和保护不仅影响两湖地区,对长江中下游,乃至全国经济社会发展都有影响,应该从长江整体来看待问题。陈进认为,重大的水利工程应该都是百年大计,应该基于长时间的水文系列资料来设计和决策,不能仅根据近几年出现的极端水文事件就匆忙作出决策。

  其次,为了减少水利工程不利影响,两湖治理和开发应本着先简单、后复杂;先当地,后湖口的原则。有专家指出,两湖地区不仅是长江的产水大省,也是用水大省,用水指标与长江流域发达地区也有差距,还有较大的节水潜力。应该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加强废污水排放控制、再生水回用和水资源保护等措施,提高用水效率;调整原有水库调度方式,在特枯水时期,加强已建水库联合调度和应急调度,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两湖地区季节性缺水问题。

  此外,应注重生态与环境保护,人与自然和谐。对湖区生态与环境的保护应该在长期的生态监测和研究的基础上,采取比较慎重的综合措施。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苏晓洲、吴钟昊、周楠、王立武、秦华江采写)

编辑:bianji